• 导航

完美籽玉 爱玉人的瑰宝

众所周知,和田玉是我国的瑰宝,其文化内涵也是不言而喻的。和田玉在我国历史悠久,有上千年的历史。和田玉在我国至少也有3000多年的悠久历史,是我国玉文化的部分主体内容,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珍贵遗产和艺术瑰宝,具有极其深厚的文化底蕴。"籽玉"是远古时代从昆仑山上风化脱落的玉料,经河水常年的冲刷磨蚀而形成的一种"鹅卵"状的玉种,仅产于新疆和田县河库中,是惟一正宗的"和田玉"。


它不仅产出稀少,而且品质优良;比起从昆仑山上开采的"山料玉"来,"籽玉"的质地更为细腻、滋润、致密、坚硬,尤其它那一层天然沁色的外皮,色彩斑斓,令人赏心悦目,具有"山料玉"所无法比拟的独特魅力。难怪凡爱玉、藏玉之人,莫不把"籽玉"视如珍宝,作为把玩和收藏的首选。在各色"籽玉"中,以"青玉籽"最多,其收藏价值远不及稀少的"白玉籽"、"黄玉籽"和"墨玉籽"。对于"籽玉"来说,最重要的是玉质,如:一块"羊脂白玉",即使不加任何雕琢,也可堪称"无价之宝"。当然,如果好"籽玉"料,却雕工粗劣,必然大大降低它的价值。


白玉籽料属于冲、洪积,出自河流的中下游河床中。千万年来由于风化剥蚀、水流冲击,使得表面光滑圆润。它一般为卵石形状,块度比较小,多数留有黄、红、黑等风化色皮。籽料质地细腻紧密,光泽滋润、柔和,微透明,是新疆软玉中的上品。在籽料中纯白籽最优,白籽又叫"光白籽",表面如凝脂。

羊脂白玉是和田玉中的宝石级材料,是白玉中质纯色白的极品,具备最佳光泽和质地,表现为:温润坚密、莹透纯净、洁白无瑕、如同凝脂,故名。对于此玉和普通白玉,最简单的区别方法,是在白色的日光灯下观看。羊脂白玉对着日光灯,所呈现的是纯白半透明状,而且带有粉粉的雾感。而一般的白玉,对着日光灯虽也呈半透明状,但没有粉雾感。两者最大的区别是,白玉无论档次等级的高低,以肉眼看均很白,但在白色日光灯下必定带有深浅不一的微黄色,因此在日光灯下若有一丝丝微黄色,就不能称之为羊脂白玉了。符合苛刻标准的珍稀名贵的羊脂玉,是绝对容不下丝毫杂质的。



许多人都认为白玉是精品,但是不能认为只要是白色的都是好玉,更不能陷入“一白遮百丑”的误区,更不能只重色而不重润。“色与润”二者不可缺一,看色,色要正,不能两种色像模棱两可。白玉的标准色是脂白、奶白、荔枝白;青白玉的标准色是粉青、绿豆青、瓜皮青。每一种颜色都有讲头。看润,温润细腻,观之犹如脂肪、油润纯净,抚之犹如婴儿的肌肤细腻光滑,这样的玉石才能堪称经典。

不管是从历史的角度看国新疆和田玉,还是从文化的角度看中国新疆和田玉,或是从现实的角度看中国新疆和田玉,和田玉不但是中国玉材中的精品,更是中国玉文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在各色"籽玉"中,以"青玉籽"最多,其收藏价值远不及稀少的"白玉籽"、"黄玉籽"和"墨玉籽"。对于"籽玉"来说,最重要的是玉质,如:一块"羊脂白玉",即使不加任何雕琢,也可堪称"无价之宝"。当然,如果好"籽玉"料,却雕工粗劣,必然大大降低它的价值。因为皮色籽料的形成年代更为久远,一些名贵的品种如枣皮红、黑皮子、秋梨黄、黄蜡皮、洒金黄、虎皮子等等,均出自皮色籽料。籽玉的外皮构成可分为两种。砂眼麻皮坑原生皮:指表皮布满皮肤毛孔一样的细小砂眼,犹如凹凸不平的麻皮坑,分细性、粗性两种。



色沁原生皮:是由于一部分籽玉在河里受到其他矿物质浸润、渗透,不仅表皮光滑,而且出现许多色彩。所以称"色沁皮"。和田玉用来比喻君子的美好品德是众所周知的事,其实从古至今,和田玉还常常当作情人间表示爱慕的信物。

《诗经·卫风·木瓜》中写道: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,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”《诗经·郑风·女曰鸡鸣》当中也有写道:“知子之来之,杂佩以赠之;知子之顺之,杂佩以问之;知子之好之,杂佩以报之。”其中琼、琚、杂佩都是与的配件,在情人当中作为信物赠送。“籽料”是由母体奋力出来的玉石,在继承了山料质地特征的同时,再经过河流搬运和长期冲刷等因素的结合下,成为和田玉的精华。

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,玉是能够经得起岁月的考验,不会时来时走,忽有忽无。玉的坚贞永恒,代表了人们对爱情的向往:坚贞、永恒。用玉作为爱情信物,表达了人们对白头偕老忠贞爱情的美好意愿。因此玉作为信物来说是能够充分表达情人之间的各种情感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